meiqingji

《北国旅游》刊登《我的第四次尊孔之旅》

 《北国旅游》刊登《我的第四次尊孔之旅》 - 梅庆吉 - 梅和勒.慶吉    

我的第四次“跟着孔子去旅行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梅庆吉

 

我的第四次“跟着孔子去旅行”从10月24日开始,到12月1日结束,历时39天,途经山东、河南、湖北、湖南、江西、浙江、上海、江苏、安徽等8省一市,行程近万公里。通过实地考察,拟提出一条全新的孔子周游列国路线。以前学界普遍认为,孔子周游列国,南到河南信阳北返,回到卫国,4年后回到鲁国。近来又有人提出,孔子是从河南叶县北返的。我则认为,孔子的行迹要比这广泛得多,很可能从叶县翻过方城山,西行到河南西峡,开始南下湖北丹江口,经由宜城、荆门、京山、云梦、新洲,从新洲孔埠上船东下吴国,先到无锡,又到吴国都城苏州。在吴期间,孔子曾登临高淳游子山,还曾题写季札墓碑。然后经由安徽颍上,河南的鹿邑、兰考,又回到卫国。我认为孔子的这一行迹是有可能的。

河南叶县是孔子见叶公的地方,这里留下了许多孔子足迹。2012年我第一次走孔子路,就曾到过这里,这次再来,实地考察了孔子见叶公的旧县村,当年的城墙、护城河还都看得很清楚。村边有座刘秀庙,庙里有几块残碑,均与叶公问政有关,其中一方“问政门”保存完好。村外有座叶公陵,陵内有座论政殿,殿内表现的就是叶公向孔子问政的内容。县城内的文庙,比别的文庙多了一座建筑——愤乐亭,取自《论语》中孔子所说“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,不知老之将至”的话。据叶县文化局副局长董建立介绍,孔子的这段话就是在这说的,旁边还有口圣井,因孔子曾饮过此井的水而得名。

《北国旅游》刊登《我的第四次尊孔之旅》 - 梅庆吉 - 梅和勒.慶吉

在叶县与方城县之间,有座方城山。《尸子》一书载:“楚狂接舆耕于方城山下。”据此,楚狂接舆见孔子“歌凤”的地方,就应该在这一带。今叶县有子路问津处,方城亦有。关于方城的子路问津处,在《水经注》卷三十一中有载:“潕水东北迳于东山西,西流入潕。潕水之左,即黄城山也。有溪水出黄城山,东北迳方城。《地理志》曰:叶县有方城。郭仲产曰:苦菜、于东之间有小城,名方城,东临溪水。寻此城致号之由,当因山以表名也。苦菜即黄城也,及于东,通为方城矣。世谓之方城山水,东流注潕水。故《圣贤冢墓记》曰:南阳叶邑方城西有黄城山,是长沮、桀溺耦耕之所,有东流水,则子路问津处。《尸子》曰:楚狂接舆耕于方城,盖于此也。”潕水即今方城县独树镇境内的贾河,苦菜、黄城山即今黄石山,“溪水”即发源于黄城山东的砚河,砚河东南流入贾河处即《水经注》所云“子路问津处”。当时的方城在今方城县独树、杨楼交界的李奎岗、赵庄一带,子路问津处在砚水以东,今杨楼、曹庄、赵庄村一带。孔子很可能在叶与叶公谈无结果,便翻过方城山,准备西往秦国,在方城留下了“子路问津”这个故事。

孔子由方城西行,准备入秦,结果在西峡受阻,只好回车,留下了“回车”这个地名,今为西峡县的一个镇。孔子回车的地方,为回车镇回车堂村,村里原有座文庙,后毁。当地村民集资,在文庙原址上立了尊孔子像。在黑虎庙村和毛河村交界的地方,有几块巨石,酷似车马,当地人叫它孔子石。说孔子一行自此回车,车马留在了这个地方,久而久之变成了石头。这个故事在当地有很高的知名度。唐代大文学家韩愈《石鼓歌》中有“孔子西行不到秦”的诗句,说的就是这个地方。

按当地人的说法,孔子从此回车,返回卫国。我则认为,孔子入秦不能,对楚还抱有一线希望,决定南下。这时楚昭王已经去世,楚惠王继位,都城在宜城。孔子想到那里再碰碰运气。孔子由西峡南下,先到了今天的丹江口,古称均州,孔子在此听到了《孺子歌》。此事载于《孟子·离娄上》:“有孺子歌曰:‘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’孔子曰:‘小子听之,清斯濯缨,浊斯濯足矣。自取之也。’”流经均州一段的汉江,古称沧浪水。清康熙十二年(1674)《均州志》卷一载:“《禹贡》曰:‘嶓冢导漾,东流为汉,又东为沧浪之水。’……武当县北四十里汉水中有洲,曰沧浪洲,水曰沧浪水,今均州沧浪亭是其地。”均州城边汉江中有沧浪洲,东山上有沧浪亭,亭下有“孺子歌处”四个大字,即孔子听《孺子歌》处。清王概撰《太岳太和山纪略》载:“沧浪亭在州东门外汉江东,石壁上刻‘孺子歌处’四个大字。旧志云孔子听《孺子歌》处。”后来屈原流放汉北听《孺子歌》,也是这个地方。因修丹江口水库,孔子听《孺子歌》的沧浪亭,已在埋在了50米以下的水中。

孔子这次由西峡南下,目标应该是宜城,因为那是楚国当下的都城,称“鄢郢”,当时的执政者是楚惠王。在宜城,有楚皇城遗址。孔子的这次楚都之行,应该没有结果,因历史文献上没有记载。至此,孔子对楚彻底失去了希望,他又把目标转向了吴,开始一路东下。

孔子离开鄢郢,意外地遇到了在蒙山隐居的老莱子,此事载于 《庄子·外物》:“老莱子之弟子出薪,遇仲尼,反,以告,曰:‘有人于彼,修上而趋下,末偻而后耳,视若营四海,不知其谁氏之子。’老莱子曰:‘是丘也,召而来。’仲尼至。”老莱子隐居的蒙山,即今荆门市内的象山。为纪念老莱子隐居于此,山上建有老莱子山庄。

孔子由此东行,来到京山县,路过一条河边,不小心将车翻入潭中。他们把书从潭中捞出,到一座小山上晒书,又在一个平坦的大石上下棋,这些地名分别称翻车潭、晒书台和棋盘山,均在京山县坪坝镇。此事光绪《京山县志》有载,卷一写道:“平坝之水:……又东南为翻车潭,相传孔子适楚,经此车翻,故名。”卷二十二又载:“晒书台,在县东北八十里,相传孔子舆书适楚,车覆书湿,晒于此台。”

京山县东百公里远的云梦县义堂镇有令尹子文墓和祠,清光绪《云梦县志略》载:“清康熙年间,义堂镇西北街后居民筑室掘地,得深穴若圹,古砖大而厚,皆残缺,石碑半截横卧其上……惟‘贤大夫子文墓’数字尚可辨认。”其墓和祠今均已不存,只保留了一条“子文路”。《论语·公冶长》中有这样的记载:“子张问曰:‘令尹子文三仕为令尹,无喜色;三已之,无愠色;旧令尹之政,必以告新令尹。何如?’子曰:‘忠矣。’曰:‘仁矣乎?’曰:‘未知,焉得仁?’”这段话,很可能是孔子带着弟子来到子文墓前,子张向孔子请教子文是怎样一个人,孔子如是回答。子张是孔子在陈国招收的弟子,之后一直跟随孔子周游列国。

孔子一行继续东行,来到一条河边,孔子让子路打听渡口,因而发生了“子路问津”的故事。后人为纪念此事,将子路问津的那条河取名为孔子河,河边的小山为孔子山,后来有人在山上建了问津书院。这里许多地名都跟孔子有关,如讲经台、晒书山、孔子坐石、洗墨池、长沮冲、桀溺畈、孔叹桥、月耳山、回车埠、过贤埠、留贤铺、遇茶亭、颜子港、孔埠等。值得注意的是孔埠,因孔子从此上船而得名。此地在长江边上,孔子很可能由此上船,沿长江东下,前往吴国。

《论语》中有《泰伯篇》,其中第一章是孔子对泰伯的评价:“子曰:‘泰伯,其可谓至德也已矣。三以天下让,民无得而称焉。’”泰伯是吴国的开创者,他建的第一个都城勾吴在无锡,他死后就葬在了无锡。这段话,很可能是孔子带着弟子来到泰伯墓前,向弟子介绍泰伯时所说。

孔子途经无锡,来到吴国都城苏州。清代大学者俞樾在《茶香室丛抄〉卷二中说了这样一段话:“国朝马骕《绎史》引《吴越春秋》云:‘夫差闻孔子至吴,微服观之。或人伤其指,王怒,欲索或而诛之,子胥谏而止。’按此则孔子尝至吴矣。”这里所说的吴,指的是吴国都城苏州。考古工作者在苏州木渎灵岩山一带发现了古城遗址,经专家认定,这就是吴国都城。孔子到吴,就应该是在这里。

在江阴和丹阳,都有季子墓。季子名札,吴王寿梦的第4子,因其人品高尚,才能超群,其父其兄都想让他做国君,他坚辞不受。他的让国之举,赢得了盛誉,在当时就与孔子齐名,并称“南季北孔”。季札去世后,孔子亲自为他题写碑文曰:“呜呼有吴延陵君子之墓。”因共有10个字,所以俗称“十字碑”今两座墓前,均有孔子题写的墓碑,丹阳那通为唐碑,江阴那通是仿制的唐碑。

高淳有座游子山,相传孔子因登此山思归而得名。今山的最高处有文圣殿,殿内供奉着孔子坐像,两侧为四配十二哲。殿前还有孔子石,相传孔子曾在此处讲学。山上还有一通立于明万历十八年的《新建游山庙碑》,作者为“邑人太宁都司断事韩邦本”。碑文中有这样的话:“《建康志》《金陵志》咸谓:孔子适楚游此山,故名曰游。”关于此事,在宋周必大《南归录》、清康熙《高淳县志》以及高氏家谱里均有记载。这是孔子至吴的又一佐证。

《北国旅游》刊登《我的第四次尊孔之旅》 - 梅庆吉 - 梅和勒.慶吉

孔子由吴北返,途经管仲故里安徽颍上,逗留参观,留下了“文地春风”这一景观,被列为颍上古八景之首。在管谷村文地小学院内有“孔子止宿处”碑一通,由时任县长张鼎家于民国22年(1933)9月撰文,许敬涵树立。碑后有文曰:“颍上八景中,有名‘文地春风’者,在县北二十里,相传孔子自楚返鲁至此。载县志:‘盖圣人所过之处,野者化而为文,如春风之化育万物,故曰“文地春风”。’余观风邑北,适经其地,集土人而问之,已实是而名非矣。然故老闻有识之者,犹津津而乐道焉。在荆家圩之西,昔名文地营,今以荆家营名矣。夫古今过客之宿此者,何可胜数。乃经圣人之一宿,地遂因之。见重信乎所存者,神而所过者,化也。爰立石于此,用彰圣迹,并励邦人。”

孔子由此继续北行,途经安徽的涡阳或者河南的鹿邑,两地都说是老子故里,都有关于孔子见老子的内容。孔子曾多次见过老子,周游列国应该是最后一次。然后经由河南的杞县、兰考,又回到卫国都城帝丘,今河南濮阳。这一年孔子64岁左右。在此又待了三年多,才回到鲁国。

以上路线,学界很少有人提及,即使提及,也是用“附会”两个字一笔代过。我通过对这些地方进行实地考察,得到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,其中有历史文献记载,有实物,还有民间传说。若说一处两处,可能是附会,现有这么多地点,并且连成了线,再用附会之说,恐怕就不现实了。我把这个问题提出来,供大家研究。

我们此行,还涉及到了一些孔子弟子的内容,如河南内乡的巫马期墓、澹台灭明讲学南昌、因子游而得名的上海奉贤、安徽淮北子张墓、江苏徐州平山寺内的曾子井等。同时我们还深入考察了楚狂接舆陆通的行迹,比如他的出生地湖北枝江七星台镇陆通港、青壮年时期的读书处湖南桃江,后来到了河南,“耕于方城山下”。方城山在叶县和方城县之间,他应该是在此遇到了正在周游列国的孔子,当着孔子的面,唱了那首“凤兮”之歌。晚年隐居四川的峨眉山。这些都是对陆通生平事迹的重要补充。我们还曾到过江西萍乡,那里是孔子辨萍实的地方,因而被称为萍实之乡,简称萍乡。由此看来,萍乡的名称是孔子起的。我们还曾看过各具特色的4座文庙,即浙江衢州孔庙、杭州孔庙、苏州文庙和南京夫子庙。

我的这次出行,得到了曲阜孔子文化学院的高度重视,专门买了一块奇石,上刻“跟着孔子去游学”,作为启程的标志。行前和归来,学院都举行了隆重的欢送和迎接仪式,在仪式上,院长颜廷淦先生发表了两次感人肺胕的演讲。同时派孔振强老师开车一路随行。正是在孔子的保佑下,在学院领导和老师们的关怀下,在一路各界人士的帮助下,顺利地完成了第四次“尊孔之旅”,收获满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

 



 


 


   


 


 


 

评论